科博达委外供应商“劣迹斑斑” 涉嫌同业竞争独立性存疑
发布时间:2019-07-16
Photo by Craig Whitehead on Unsplash   在冲击A股市场前,科博达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科博达”)新增了四名股东,可谓“蓄势待发”。   而科博达此番上市,其身后的问题逐渐暴露。除了委外供应商违规处罚“缠身”、应收款项坏账计提政策异于同行以外,科博达实控人和其曾控制的企业仍存“联系”,涉嫌同业竞争。       委外供应商“劣迹斑斑” 坏账计提比例异于同行   招股书显示,为提高生产效率,科博达在正常生产经营过程中,存在将贴片、机加工成型、注塑、电镀等非核心生产加工环节给供应商加工的情形,且委外加工所形成的成品,主要应用于空调鼓风机控制器、点烟器、车载电源等产品的生产。   而科博达部分委外供应商,却是“不省心”。   报告期内,乐清市精工电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乐清精工”)是科博达前五大委外供应商之一。   据乐环罚字[2018]81号文件,乐清精工涉嫌超标排放大气污染物,被责令立即改正、达标排放大气污染物,并罚款11.8万元。   据乐公(翁)行罚决字[2018]11318号文件,乐清精工于2017年3月12日将45公斤氰化钠在剧毒、易制爆化学品流向登记本上进行出库登记,但实际未出库,导致剧毒、易制爆化学品流向登记本上的所记载的内容与实际情况不符,被罚款500元。   据市场监督管理部门数据,2017年3月29日, 乐清精工因涉嫌不正常使用废气污染物处理设施,被乐清市环保局处罚。   据市场监督管理部门数据,2016年9月20日,乐清精工因未如实记录剧毒化学品、易制爆危险化学品数量、流向,被乐清市____处罚。   无独有偶。身为科博达2018年前五大委外供应商之一,重庆阿瑞斯精密模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阿瑞斯模具”)也屡遭处罚。   据碚环罚〔2017〕72号文件,阿瑞斯模具汽车配件(模具)生产项目需配套建设的环境保护设施未建成,主体工程正式投入使用,被责令立即停止汽车配件(模具)生产项目的生产或使用,并罚款人民币1万元。   据碚环罚〔2017〕90号文件,阿瑞斯模具未取得有效排污许可证,污染物直排外环境,被罚款2万元。   同样地,身为科博达2017年前五大委外供应商,奉化纳米多镀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纳米多镀业”)亦屡次“踩雷”环保问题。   据甬环罚字[2014] 47号文件,纳米多镀业在未取得环境影响评价批准文件情况下,擅自扩建18条电镀生产线,并已建成投入生产,被责令停止扩建的18条电镀生产线的生产,并处以罚款45万元。   据甬环罚字[2015]10号文件,纳米多镀业电镀废水超标排放,被处以罚款12万元。   据甬环罚字[2017]29号文件,纳米多镀业废水超标排放,被处以罚款5.81万元。   据奉环罚字[2017]第46号文件,纳米多镀业涉嫌不正常使用污染物处理设施,被罚款11万元。   上述委外供应商频频遭受处罚,折射出其对环保及法律的漠视。选择优质的合作商则如神助攻,而与如此“劣迹斑斑”的委外供应商合作,科博达或存诸多“羁绊”。   值得一提的是,科博达坏账计提比例异于同行,涉嫌“美化”报表。   据招股书,科博达列举的同行分别为江苏云意电气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云意电气”)、宁波均胜电子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均胜电子”)、绵阳富临精工机械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富临精工”)、___威帝电子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威帝股份”)、宁波高发汽车控制系统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宁波高发”)、南京奥联汽车电子电器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奥联电子”)和惠州市德赛西威汽车电子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德赛西威”)。   对比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的应收款项坏账计提政策,对于账龄2-3年的应收账款,科博达计提20%,而同行云意电气、均胜电子、富临精工、威帝股份、宁波高发、奥联电子、德赛西威的计提比例分别为50%、20%、30%、50%、50%、50%、50%。   对于账龄3-4年的应收账款,科博达计提50%,而同行云意电气、均胜电子、富临精工、威帝股份、宁波高发、奥联电子、德赛西威则分别计提100%、50%、50%、100%、100%、100%、100%。   对于账龄4-5年的应收账款,科博达计提80%,而同行云意电气、均胜电子、富临精工、威帝股份、宁波高发、奥联电子、德赛西威则分别计提100%、80%、80%、100%、100 %、100%、100%。       实控人与曾控制的公司“藕断丝连” 或存同业竞争   除了委外加工合作商“劣迹斑斑”、坏账计提异于同行之外,科博达实际控制人与其曾控制的公司疑似“藕断丝连”,其或存同业竞争。   招股书显示,北京华谊工贸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华谊工贸”)为科博达的关联方。华谊工贸是科博达实际控制人报告期内曾经控股的企业,科博达的实际控制人为柯桂华、柯炳华。   1998年3月30日,华谊工贸成立。其成立时的出资额为100万元,分别是由柯桂华出资40万元、柯炳华出资20万元、柯炳金出资20万元、赵冬冬出资20万元。   2016年6月,柯桂华、柯炳华以及柯炳金将其持有的华谊工贸股权转让给赵汉邦,此次共转让80%股权。2017年3月,赵冬冬将其持有的华谊工贸20%股权转让给赵汉邦。   需要指出的是,赵汉邦系科博达监事会主席赵冬冬之子。   另外,华谊工贸的监事似乎任职于实际控制人控制的公司。   据市场监督管理部门数据,华谊工贸执行董事及总经理是赵汉邦,监事是李红艳。   而天眼查显示,李红艳在北京阳光世恒商贸有限公司任职监事,该公司的控股股东正是科博达的控股股东科博达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科博达控股”)。而柯桂华是科博达控股的大股东,其出资比例为40%。   上述现象意味着,华谊工贸与科博达实际控制人的关系疑似“藕断丝连”。   值得注意的是,华谊工贸与科博达或存同业竞争。   据市场监督管理部门数据,华谊工贸的主营业务活动是制造汽车配件、密封件;销售汽车配件、密封件;技术转让等。   此外,招股书提到,华谊工贸主营业务为汽车配件的销售。且天眼查数据显示,华谊工贸的分支机构,即北京华谊工贸有限责任公司经营部的经营范围也是销售汽车配件。   而科博达的控股子公司,即嘉兴科奥电磁技术有限公司的经营范围是电磁技术和汽车配件的开发及汽车配件的生产销售。主营业务为汽车电磁及相关产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   另外,科博达属于汽车零部件及配件制造行业,按产品功能可细分为汽车电子行业,汽车电子行业系汽车零部件行业的细分行业。   而科博达亦提到,为增强科博达资产与业务的完整性和独立性,避免关联交易,科博达拟在北京设立子公司自行开展相关业务。后来,科博达实际控制人将华谊工贸所持股权转让出去。   在业务领域上,华谊工贸与科博达存在相似的情形。种种迹象意味着,华谊工贸与科博达或存在同业竞争的问题。与此同时,科博达实际控制人与华谊工贸关系“藕断丝连”,科博达的独立性存疑。   不仅如此,实控人亲属控制的其他企业与科博达或存同业竞争。   据招股书,温州丰旭电气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丰旭电气”)是实际控制人关系密切的家庭成员王莹彬控制的其他企业。   据市场监督管理部门数据,丰旭电气的主营业务活动是研发、生产、加工、销售汽车配件及相关设备工装,货物进出口、技术进出口。   且丰旭电气官网显示,丰旭电气专业从事汽车冷却风扇、鼓风机、电阻器及加热器的研发制造与销售。   而《金证研》沪深资本组注意到,科博达的子公司温州科博达汽车部件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温州科博达”)的经营范围为汽车零部件、摩托车零配件、五金配件的研发、生产和销售等,主营业务为汽车电器及相关产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此外,温州科博达还销售加热器产品。   因在业务上存在重叠,丰旭电气与科博达或存同业竞争。   凑巧的是,实际控制人亲属王永才在竞争对手任职,涉嫌同业竞争。   据招股书,科博达董事王永才,系实际控制人柯桂华、柯炳华的姐姐柯丽华之配偶。另外,王永才间接持有科博达0.12936%股份。   截至招股说明书签署日,即2019年3月25日,王永才在正泰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正泰集团”)任职董事、副总裁。   据正泰集团官网信息,浙江正泰汽车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正泰汽车科技”)是正泰集团的产业之一,也系正泰集团下属核心子公司之一。正泰汽车科技专业生产汽车继电器、喇叭、开关、电子、传感器五大系列产品,并拥有独立的汽车电子电器技术研发中心,为客户提供专业的汽车电子电器系统解决方案。   而科博达主营业务为汽车电子相关产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其中,车载电器与电子产品主要包括点烟器、传感器、预热器等产品。科博达子公司科博达重庆汽车电子有限公司主营业务为汽车传感器及相关产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   也就是说,正泰汽车科技与科博达的经营业务属于相似业务领域,涉嫌同业竞争。   种种问题摆在眼前,科博达此番冲击资本市场之际,其成功“上岸”的胜算有几何?   免责声明:   我们尊重每一位作者的作品,本网发布、转载的内容,仅供信息分享和服务读者,不构成对任何人的任何投资建议。若涉及内容版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感谢。   丰旭电气 华谊工贸 同业竞争 科博达